首页 >> 智库 >> 全球经济
美日促进经济复苏的财政政策分析
2020年05月08日 11:5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建民 赵桁 刘嘉意 字号
关键词:美国;日本;经济复苏;财政政策

内容摘要: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在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等多方面复杂因素的作用下持续放缓,原本周期性、体制性、结构性相互交织的复杂经济形势,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变得更为严峻,全球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剧使得各国的经济形势均不容乐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为-3%,同比下降5.9个百分点。如何发挥财政政策的积极作用促进经济稳定复苏成为各国面临的难题。美国和日本两国近期都出台了一系列促进经济稳定复苏的财政刺激政策,其政策资金规模大、涵盖范围广,较为典型。

关键词:美国;日本;经济复苏;财政政策

作者简介:

  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在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等多方面复杂因素的作用下持续放缓,原本周期性、体制性、结构性相互交织的复杂经济形势,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变得更为严峻,全球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剧使得各国的经济形势均不容乐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为-3%,同比下降5.9个百分点。如何发挥财政政策的积极作用促进经济稳定复苏成为各国面临的难题。美国和日本两国近期都出台了一系列促进经济稳定复苏的财政刺激政策,其政策资金规模大、涵盖范围广,较为典型。

  维持经济稳定复苏的主要内容

  美国通过补助性退税、税收优惠、发放贷款和发放补助等多种方式为个人和企业提供支持,财政支出规模之大极其罕见。美国2020年3月6日至26日发布了两个法案和其他一些通知,政策内容主要包括:一是提供83亿美元的紧急资金支援公共医疗卫生体系和为遭受损失的小企业提供贷款;二是扩大高扣除额健康计划的报销范围;三是鼓励企业向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人提供带薪休假,其支付的休假薪金可进行税收抵免和退税,四是延期缴纳联邦所得税3个月。3月27日,特朗普签署了规模为2.1430万亿美元的“2万亿美元刺激法案”(简称《CARES法》),向全美提供直接援助9540亿美元、贷款8490亿美元和补助3400亿美元。直接援助主要有针对个人的补助性退税(每人1200美元)、增强失业救助力度、暂停支付联邦学生贷款、豁免提前支取退休金的罚金等,以及针对企业的延迟缴纳工资税和社保税、允许2018—2020年的净营业亏损向前结转5个年度等。贷款援助中有3500亿美元专用于帮助小企业支付薪酬、工资、福利,还有5000亿美元用于对企业的“流动性援助”。特朗普4月24日又签发了一项规模为4840亿美元的新法案,进一步支援中小企业和医疗、检测机构,其中包括对小企业薪酬保护计划增拨超过3100亿美元资金。

  日本政府2020年2月13日拨款153亿日元用于对公共卫生和医疗系统的财政支持,3月10日又采取了2万亿日元的经济救助措施,一方面提供4308亿日元的财政资金用于支持医疗系统和补贴员工因疫情原因而请假、停业给企业造成的损失,另一方面向社会提供1.6万亿日元的金融贷款支持。4月20日公布的令和第二财年补充预算方案为中小企业提供1.7512万亿日元的贷款,并建立1.5万亿日元的疫情应对特别预备费。此外,日本内阁4月7日批准了“新型冠状病毒紧急经济应对计划”并于4月20日作了补充更新,该计划的财政支出规模为48.4万亿日元,其中2.5万亿日元主要用于支援卫生医疗体系,30.8万亿日元用于短期内维持就业和稳定经济、保障民生,3.3万亿日元用于疫情初步控制后日本的经济复苏,10.2万亿日元用于支持产业回归和多元化构建坚固的供应链,并对数字化、远程化发展进行投资,1.5万亿日元用于创设专门的新冠肺炎病毒感染对策的预备费。日本推出的税收优惠主要有:延期一年缴纳国税、扩大营业净亏损金额返还范围、对中小企业的远程办公与数字化予以税收支持、对部分企业免征消费税和对受疫情影响的企业提供特别贷款的合同书免征印花税。

  美日财政政策的共性与差异性

  美日两国的财政政策资金规模大、覆盖范围广,既有共性又有个性。

  美日促进经济稳定复苏财政政策的共同特点在于都将稳定就业、保障居民生活作为首要工作重点。一是通过延迟或免征薪资税和社保税、向中小企业提供员工保留信贷和带薪假工资补贴以鼓励中小企业减少裁员稳定就业,除了允许病患和被隔离者申请带薪假,美国还允许陪护家庭成员申请带薪假,日本则向企业提供看护儿童引起的带薪假工资补贴。二是向民众发放现金补贴保障民生和促进消费(美国1200美元/人,日本10万日元/人),并扩大失业保险的范围和时限、发放失业补贴保障失业者的生活,如美国失业者每人可最多领取四个月的失业补贴(每周600美元)。

  美日的财政政策之间还存在两大差异。一是财政政策的目标有差异:美国已出台的财政政策致力于短期内的卫生医疗体系援助、维持就业和稳定经济运行,主要措施是支援医疗、为中小企业提供贷款和补助以减少裁员,以及通过减税降费、发放现金补贴减轻民众负担,核心目标在于减少裁员和企业破产以促进短期内的就业稳定和经济平稳。日本的财政政策目标则体现了长短结合的特征,日本4月20日更新的经济计划包括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到基本控制住疫情为止的“紧急援助阶段”,重点在于支援公共卫生医疗体系与稳定就业、维持经济运行,与美国现行的政策大致一致;第二阶段是之后的“恢复阶段”,旨在构筑中长期坚韧的经济结构,重点在于援助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和对未来数字化、远程化的前期投资、协助在国外的企业将生产线撤回日本以及推进供应链改革等。二是资金援助的重点领域有差异,除了都将资金用于支援医疗、支持中小企业的贷款尤其是员工保留信贷,美国的重点支持对象是运输业、航空业以及与维护国家安全相关的企业,具体表现在专门提供320亿美元的直接援助给货运、航空企业和航空相关领域供应商,又分别为航空企业、国家安全相关企业提供290亿美元和170亿美元的贷款,并为战略性国家储备划拨1.16亿美元的资金。日本则将大量资金用于对未来数字化、远程化等新领域的投资,将超过10万亿日元的资金用于支持生产基础设施的改善、智能农业技术研发项目、5G通信系统的基础设施强化和各领域的远程化和数字化发展等,力争在新一轮的信息技术竞赛中抢占制高点。

  成效与风险并存

  尽管美国配合使用了宽松货币政策维持零利率,且在4月25日前向8800万人发放了近1580亿美元的补助并为160多万家小企业提供了薪资援助,美国的失业率仍大幅上升,目前累计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已超过2200万人。可见美国前期的财政政策尚未实现其稳就业、保民生的目标,原因在于美国目前的严峻形势使得企业和个人对未来的经济形势持悲观态度,政策改善预期的作用难以发挥。特朗普4月24日又签发了4840亿美元的法案进一步支援中小企业和医疗、检测机构,但目前美国复工复产十分困难,在疫情防控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之前,财政刺激政策的效果可能仍然非常有限。此外,美国现行的刺激政策存在一定隐患,一方面,美联储已采取无限量宽松货币政策将利率维持在零水平并承诺根据需求扩大购买国债,金额庞大的财政政策与无限量宽松货币政策组合可能会引发国内通货膨胀,带来新的信用危机,且政府债务规模过于庞大也易引发债务危机。另一方面,由于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美国的扩张性财政政策配合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本质上是将国内的调整成本转嫁给全球其他国家,很可能对其他国家尤其是新兴经济体造成货币升值、外汇储备大量缩水等疫情之外的第二波冲击。

  日本也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将长期利率维持在零左右,之前的经济措施在稳定就业和物价方面已初现成效,但形势仍不容乐观。日本2020年4月的月度经济报告显示就业和物价基本稳定,4月的完全失业率为2.4%,基本与3月持平,但新就业人数呈减少趋势,个人消费、企业的利润和经营状况以及进出口贸易也因疫情明显下降,形势仍十分严峻。此外,日本的财政政策中过于庞大的财政支出增加了政府的债务风险,2019财年日本政府的债务余额为GDP的两倍以上,这一比例已是发达国家中的最高水平,此次政策中庞大的支出金额必然给政府带来更大的偿债压力。

  (作者单位:湖南财政经济学院;湖南大学)

 

作者简介

姓名:刘建民 赵桁 刘嘉意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