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智库 >> 即时消息 >> 智讯
中国经济增长潜力依然可观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8年秋季《世界与中国经济展望报告》发布
2018年11月05日 09: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俊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10月18日,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驻华代表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IMI)、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联合主办的“2018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与中国经济展望报告》发布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亚、欧、美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金融管理部门、科研院所以及金融实业界的专家学者出席会议,并就世界与中国经济现状及未来前景展开探讨。会议由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原司长、中国驻IMF原执行董事张之骧主持。

  新兴市场国家经济稳定

  对于2018—2019年的展望,IMF驻华首席代表席睿德(Alfred Schipke)认为全球增长依然稳定,具体而言,发达经济体中期可能增长放缓;新兴市场国家展望则更趋于稳定。此外,在过去几个月中,市场条件发生了变化,从风险角度来看政策的不确定性加强,且未来该趋势可能持续。

  自2005年以来,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通货膨胀率平均较低且稳定。报告探讨了在全球金融状况正常化的背景下,近期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出现的通货膨胀增长是否可持续。其研究结果显示,首先,尽管总体稳定,新兴市场经济体之间的通胀表现和长期通胀预期的可变性仍存在较大差异。其次,长期通胀预期变化是近期通货膨胀上涨的主因,外部条件发挥的作用有限,这表明国内因素而非国际因素是近期通货膨胀率上涨的主要原因。最后,对通胀预期锚定能力的进一步改善可以显著提升新兴市场应对不利外部冲击的经济弹性。通胀预期锚定可降低通货膨胀的持续性并限制货币贬值向国内价格传导,使货币政策得以更聚焦于平滑产出的波动。

  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原司长陈强在致辞中提到,2018年全球经济主要面临两大不确定性。一是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系告急将逐渐侵蚀全球化经济的一大基础。其中,最牵动市场神经的无疑是中美关系的演变。二是新兴市场货币危机魔咒再度上演,全球资本市场高波动归来。全球货币政策朝着正常化方向有序转变,今年以来频发的新兴市场货币下跌已经隐隐透着危机的影子。在当前充满不确定性和挑战的时点,此次发布会为专家学者提供平台,一起展望未来世界与中国经济发展,并为投资者“穿越迷雾”提供有意义的思考和帮助。张之骧也表示,在贸易争端面临升级态势的环境下,如何控制风险、加深改革以及推进多边体系等问题,是需要得到各界重视的。该报告能够为学界、商界以及金融组织的观点提供充分的交流平台。

  数字化重塑中国经济

  近年来,中国数字经济迅速发展。尽管中国经济的数字化平均程度仍低于发达经济体,但在某些地区和部门,数字化程度已经很高,尤其是在电子商务和金融科技领域以及沿海地区。这种转变促进了生产率的增长,对各个部门的就业也产生了不同影响。展望未来,数字化将通过提升效率重塑中国经济,虽不能逆转,但可以平滑中国经济在不断成熟中潜在增长率下降的趋势。就此,政府应发挥重要作用,在最大限度提高数字化效益的同时减少相关风险。

  在谈到中国数字经济面临的机遇与风险时,IMF驻华副代表张龙梅指出,中国的数字经济无论是在信息和通信技术(ICT)领域的狭义定义下还是在G20国家的广义定义下看还并不能算全球领先,但中国在数字化的一些领域已经成为全球领导者,例如金融科技及电子商务、人工智能及云计算等。其原因可以总结为人口效应、规模效应以及完善的数字经济生态系统三个方面。另外,数字化对经济增长也有着一定的影响,总体来看1%的数字化增长能够带来0.3%的GDP增长,同时数字经济可以推动去中介化,但也可能带来寡头垄断等问题。尽管中国传统部门的数字化预计会加快,而且对中国的中期增长有一定支撑,但中国的增长趋势仍将放缓。对此,中国政府应当进一步扩大数字化带来的优势、提高劳动者福利、促进行业健康竞争、提高公共服务效率、进一步加强对知识产权与数据隐私权的保护。

  增强政策的可持续性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表示,报告显示,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双管齐下是全球经济复苏的核心驱动力,但政策刺激缺乏可持续性。数字化的发展将通过提升效率重塑中国经济,但是如何最大限度提高数字化效益的同时减少如劳动力需求陡降、隐私侵犯、新兴寡头垄断及金融的相关风险,是面临的新的挑战。随着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推进,以及在IMF等国际组织的不断努力和推动下,国际社会的政策协调和共同应对风险的能力将得到不断提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部经济学家练唯诚指出,应对外部冲击时经济的稳定性取决于通胀预期的锚定程度,锚定程度越高,越能反周期运作,越不受限于汇率波动,能够减少通胀持续性,改进货币政策回旋空间。同时,锚定程度取决于财政和货币政策框架。新兴市场的锚定程度在改进,但国家间仍有较大差异。他认为,这些对政策的启示应包括增强公共财政长期可持续性,制定财政规则,必要时维护或重建财政缓冲,并且提高央行可信度,更加及时、透明、开放。

  席睿德认为,中国是全球化的受益国之一,基于此,持续的开放政策将能够为中国带来生产效率的进一步提高,与此同时需要进一步注意债务水平上升带来的风险。对此,中国驻IMF原执行董事魏本华认为,在当前全球债务压力上行的情况下,需要加强金融监管政策、加强对地方政府的债务管理并维护一个良好的财政环境。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表示,货币政策回归常态化的过程中,债务问题基本是无解的,但对中国这方面表现的衡量不应当局限于债务规模的标准,而应当综合企业、居民收入等各方面因素,与此同时提高对市场的敬畏。西班牙对外银行研究部亚洲首席经济学家夏乐认为,地方政府通过国有资产变现的方式可以一定程度上解决债务问题,但这并不构成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巨大威胁,中国的经济增长潜力依然可观。

  记者 王俊美

 

作者简介

姓名:王俊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