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社会与人文
西方文明中心论的演变、本质和应对
2015年03月17日 23:53 来源:《国外社会科学》 作者:李艳艳 字号

内容摘要:当今,面对西方文明中心论全球蔓延带来的巨大挑战,不仅需要自觉划清西方先进文明理论与西方文明中心论的界限、划清学习借鉴西方文明优秀成果与盲目崇拜西方文明的界限,还要在借鉴西方文明的基础上、以价值自信为抓手建设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明。作为冷战结束至今的悲观主义下乐观基调的西方文明中心论的主要观点,“历史终结论”、“文明冲突论”、“普世文明论”、“冲突文明论”或者认为西方文明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终点,或者认为西方文明模式是唯一的现代文明道路,其主要目的在于向世界推销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二、西方文明中心论的本质剖析:局限性、虚假性、迷惑性18世纪以来,西方文明中心论充分体现了西方社会文明进步的成绩,促成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自行扬弃,促进了西方社会的巨大发展,从而客观上推动了人类文明迈向更高阶段。

关键词:西方文明;文化;人类文明;成果;悲观主义;文明进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西方国家;西方社会;发展道路

作者简介:

  摘要:西方文明中心论是近代以来西方资产阶级的理论与话语模式,发挥着在全球范围内实现西方资产阶级利益最大化的历史作用。产生至今,西方文明中心论主要经历了乐观主义——悲观主义——悲观主义下的乐观基调三个阶段的历史嬗变。从本质上看,西方文明中心论在思想逻辑、历史作用、话语方式上具有一定的局限性、虚假性、迷惑性。当今,面对西方文明中心论全球蔓延带来的巨大挑战,不仅需要自觉划清西方先进文明理论与西方文明中心论的界限、划清学习借鉴西方文明优秀成果与盲目崇拜西方文明的界限,还要在借鉴西方文明的基础上、以价值自信为抓手建设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明。

  关键词:西方文明中心论 乐观主义 悲观主义 价值自信

  朱继东,男,1975年生,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常务理事,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博士,新华网编委,100031。

  近代工业革命以来,西方工业文明以其巨大的物质力量和先进的科技力量席卷了世界,西方文明中心论则成为西方国家对外殖民扩张的理论依据和精神武器。西方文明中心论是近代以来西方社会对其现代文明发展模式独特性的认同意识,是以在全球范围内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为目的而建构的理论与话语。经过三百多年的嬗变发展,西方文明中心论已日益成为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处理自身与世界关系的重要指导思想,具体体现为对非西方落后国家的文化殖民甚至是赤裸裸的政治干涉。2011年以来,在西方国家对埃及、突尼斯、利比亚、叙利亚甚至俄罗斯等国家内政的干涉中,西方文明中心论就扮演了重要角色。因此,认真梳理西方文明中心论的历史发展脉络及其对外推行文化霸权的策略,剖析西方文明中心论的内在本质以及带来的挑战,研究出应对之策,对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尤其是社会主义国家解决好如何看待西方文明、如何处理本国文明与西方文明的关系、如何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现代文明道路等问题都有着极其重要的时代意义。

  一、西方文明中心论演变的三个重要历史阶段及其特征

  随着18世纪以来西方资产阶级革命不断胜利、海外殖民扩张活动日益深化,西方国家在社会思想上日渐形成了一种具有独特自我意识的历史观和世界观,欧美资本主义国家把世界划分为西方和非西方两个彼此割裂的社会阵营,西方的文明发展道路被模式化、理性化、神圣化,西方文明中心论应运而生。总体而言,产生至今,西方文明中心论经历了乐观主义——悲观主义——悲观主义下的乐观基调几大阶段的历史嬗变。

  (一)乐观主义的西方文明中心论及其片面性。乐观主义的西方文明中心论出现于18、19世纪的资本主义发展上升期,是在意识形态领域对该历史时期西方社会科技革命、工业革命、政治革命巨大成功的反映。持这种观点的思想家们以地域、种族、宗教等因素为理论根据,宣称只有西方才能产生可以称之为文明的东西。例如,英国历史学家巴克尔从地理环境决定论出发,坚持认为“国民之进化,自由之政令”皆源于欧洲文明,而“非欧文明”不能“久善”。[1]进化论思想家达尔文、鲁布克、泰勒基于种族优选理论,提出只有西方的一些种族由于拥有高度理智、文化和道德,因而踞于世界文明的顶峰。法国思想家戈比诺则干脆直接声称“一切文明皆来源于白种人”。[2]而事实上,公元500年到1800年之间,世界就是东方为中心的世界,西方文明远远落后于东方文明。西方文明发展史“言必称希腊”,而希腊的文化既非西方,政体亦非民主。启蒙运动更多直接和间接吸收借鉴了中国的思想资源,亚当·斯密阐发的英国经济自发放任的原则实际渊源则来自于中国道家治国“无为”的思想。工业革命和农业革命所依赖的大多数重要科技,都是经由跨国商路传到欧洲,甚至包括蒸汽机原理都更早的出现在中国人的著作中。显然,西方文明中心论抹杀了这些基本历史事实。

  此外,基督教关于上帝选民的思想则把“白人的责任”建构西方文明中心论,主观认为上帝把白人造得更聪明,所以白人理应指挥低能劣等种族。就其历史影响来看,以进步论为标志的乐观主义西方文明中心论发挥了对内维护资产阶级价值观、对外进行殖民扩张的重大历史作用,虽然被精美的工业品、选举制的政治、多元的文化巧妙地掩盖了起来,但其片面性和阶级局限性是显而易见的。西方资本家和政客的野心和贪心在炮舰外交、人权强化等赤裸裸手段面前暴露无遗,他们不断强化“欧洲中心论”为代表的西方文明中心理论,宣称只有西方文明是人类文明发展道路的“正统”,只有现代西方文明是代表了人类文明发展方向的“普世文明”,其他文明只有服从和膜拜西方文明才能生存。

  (二)悲观主义的西方文明中心论及其矛盾性。悲观主义的西方文明中心论是第一次世界大战至冷战时期西方文明中心论的主要流派,也是西方文明中心论走出片面性的开始。一方面,它是对西方社会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国家与国家之间的重重矛盾,对西方资本主义文明制度内在缺陷的深刻理论反思;另一方面,它直观反映了世界社会主义和殖民地民族解放运动的节节胜利、西方资本主义制度无力主导世界格局的现实情况。“文明倒退说”、“文明循环说”、“文明终结说”作为悲观主义西方文明中心论的主要理论形式,虽然致力于维护西方文明唯我独尊的地位,却在客观上破除了西方文明单线进步论的神话,因而其理论具有两面性和矛盾性。

  例如,持“文明倒退说”的德国历史哲学家斯宾格勒既坚持认为只有西方文化才是具有进步性质的文明,却又描绘出了一幅文明倒退的黯淡西方社会图景。[3]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基于“挑战——应战”模式提出的“文明循环说”强调只有通过“全心全意的最高限度西方化”才能拯救失势方,却又对经济萧条、战争横生的西方文明危机充满忧虑。[4]美国历史学家沃勒斯坦的文明终结理论既提出现代文明是“世界的资本主义化”,却又担心资本主义世界霸权受到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的挑战。[5]概言之,悲观主义的西方文明中心论虽然竭力为西方资本主义制度辩护,不过也间接地承认了资本主义文明具有难以克服的内在缺陷,世界文明具有多样化的发展道路这一事实。

  (三)备受当代西方推崇的悲观主义下乐观基调的西方文明中心论。悲观主义下乐观基调的西方文明中心论是后冷战时代的产物。一方面,它呈现了西方文明无力解决内在固有的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的尖锐冲突,束手无策于恐怖袭击、街头枪击、金融危机、罢工游行等社会动荡事件;另一方面,它也保守乐观地映现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世界经济、政治等国际事务中的主导地位。作为冷战结束至今的悲观主义下乐观基调的西方文明中心论的主要观点,“历史终结论”、“文明冲突论”、“普世文明论”、“冲突文明论”或者认为西方文明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终点,或者认为西方文明模式是唯一的现代文明道路,其主要目的在于向世界推销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满足西方国家追逐国际市场剩余价值的需要,因此备受西方国家大力推崇。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奚祺海)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