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热点关注
认识西方文明中心论的误区
2015年03月17日 23:50 来源:《党建》 作者:李艳艳 字号

内容摘要:●西方文明中心论认为西方文明模式是唯一的现代文明道路,其目的在于向世界推销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满足西方国家追逐国际市场剩余价值的需要。西方文明中心论具有局限性和迷惑性冷战结束至今西方文明中心论的主要观点有历史终结论、文明冲突论、普世文明论、冲突文明论等,认为西方文明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终点,西方文明模式是唯一的现代文明道路,其主要目的在于向世界推销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它还把西方文明视为历史的终结,其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亨廷顿的西方文明优势论,鼓动所谓西方“文明”国家联合起来以打击、遏制异类文明尤其是儒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

关键词:西方文明;人类文明;西方国家;文化;中国道路;民主;发展道路;文明进步;文明模式;社会主义文明

作者简介:

  ●西方文明中心论认为西方文明模式是唯一的现代文明道路,其目的在于向世界推销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满足西方国家追逐国际市场剩余价值的需要。

  ●时下,就连不少西方国家都不得不给中国道路、中国模式以掌声。但有些人仍迫不及待地要求回归所谓西方文明正统,从而陷入盲目迷信西方的误区。

  ●今天西方国家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我们要清醒认识到西方文明中心论已经式微、正在被历史抛弃,对中国道路的价值理念要充满自信。

  胡锦涛同志近日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强调,要“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当下,中国共产党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潮的背景下,带领社会主义中国取得举世瞩目的伟大成绩,中国道路、中国模式成为国际热议话题,就连不少西方国家都不得不给中国以掌声。但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西方文明中心论不仅在全球依然甚嚣尘上,而且在当代中国也颇有市场,甚至在一些人眼中,凡是与西方不同的制度和模式,都不具备正当性,都必将崩溃。

  西方文明中心论的问题在于,只承认文明进步的时代性,而否认民族性;只承认文明进步的技术性,而否认阶级性,从而把西方资本主义文明视为现代文明的唯一、永恒的模式。因此,从西方文明中心论的迷雾中走出来,澄清当前社会上对西方文明的盲目崇信,坚持走自己的发展道路,对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西方文明中心论具有局限性和迷惑性

  冷战结束至今西方文明中心论的主要观点有历史终结论、文明冲突论、普世文明论、冲突文明论等,认为西方文明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终点,西方文明模式是唯一的现代文明道路,其主要目的在于向世界推销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满足西方国家追逐国际市场剩余价值和实现经济霸权、政治霸权的需要。

  首先,西方文明中心论在认识方法上存在着局限性。西方文明中心论把西方文明看成是永恒不变的终极状态,认为人类都应该以西方世界为模式加以改造。它认为西方文明由地理环境、种族、民族等因素所决定,并对与西方不同的所谓“东方专制社会”产生的东方文明极力贬低和诋毁。它还把西方文明视为历史的终结,其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亨廷顿的西方文明优势论,鼓动所谓西方“文明”国家联合起来以打击、遏制异类文明尤其是儒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它的根本缺陷就在于,其否认人民群众在西方文明产生发展过程中的主体地位,否认人民群众的实践活动是西方文明产生发展的决定力量。

  其次,西方文明中心论存在着现象与本质对立的虚假性。恩格斯揭露资本主义时指出:“文明每前进一步,不平等也同时前进一步。”数百年的历史表明,不管西方文明中心论如何演变,其价值取向始终一致,即始终担负着对内维护资产阶级统治、对外进行殖民扩张的职责。有数据显示,全球最富有的225人的收入与最贫穷的27亿人的收入相等。席卷整个美国并对整个西方世界形成巨大冲击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表明,建立在私人财富基础上的西方资本主义文明只是属于占总人口1%富人的奢侈品,并非真正的文明。

  再者,西方文明中心论在话语方式上存在迷惑性。西方文明中心论作为数百年来西方资产阶级推行殖民主义、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话语工具,其通常将西方自身利益说成是全世界普遍利益、将西方个别价值等同于全世界共同价值。诺贝尔和平奖、奥斯卡奖等国际评判机构常高举西方文明中心论的大旗,用西方的标准来衡量世界。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正是借助西方文明中心论构建起了“中心——边缘——外围”的话语模式,不断诱骗落后国家逐步向西方文明模式靠近,使其在“和世界接轨”中迷失。

  近些年来,从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再到2011年美国式“民主化”浪潮在西亚、北非引发“阿拉伯之春”,诸多事件表明,西方国家正在将西方文明中心论与“普世价值”理论相结合,进而达到西化、分化的目的。

  近百年来,西方思想家丹尼尔·贝尔的《资本主义文化矛盾》、保罗·肯尼迪的《大国的兴衰》、约翰·霍布森的《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贡德·弗兰克的《白银资本》等揭示西方文明模式弊病的力作,无不表现出对西方特别是美国社会问题和信仰危机的深深焦虑。弗兰克认为西方崛起只是最近一两个世纪的事,而且它是踩在亚洲包括阿拉伯、印度尤其是中国的肩膀上实现的,其最重要的经济杠杆是他们从中南美洲获得的白银资本。就连推崇美国价值观的亨廷顿也警告不要幻想全球文明的融合,主张在全球范围内的多元文化主义,以避免全球冲突。

  划清西方先进文明与西方文明中心论的界限

  在某种程度上,近代以来的人类文明日益被狭隘化为“西方化”、“资本主义化”,今天甚至被简单化为“美国化”。这种狭隘的西方文明中心主义思想带来的现实后果是灾难性的,它一方面漠视诋毁人类文明多样化发展的可能性,企图摧毁一切与西方现代文明相左的文明传统,使得非西方国家和民族的文化、宗教、生活习俗等文明传统正在受到极大伤害;另一方面,它强势要求全世界都匍匐于西方资本主义文明模式之下,自觉接受西方文明的奴役。因此,我们要从思想上要高度警惕,划清与西方文明中心论的界限。

  最为关键的是要自觉划清西方先进文明理论与西方文明中心论的界限。马克思曾指出,什么是社会发展进步,“不仅仅决定于生产力的发展,而且还决定于生产力是否归人民所有”。换言之,文明进步为了谁,文明成果归谁享有,是划清西方先进文明理论与西方文明中心论界限的科学标准。

  基于这个标准,我们既要看到,西方社会在市场经济、程序民主、医药卫生、科学技术等领域的一些文明成果对于保障人民基本生存权益、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具有积极作用,属于西方先进文明理论。同时,又要看到那种认为“西方文明代表了历史的顶点和终点”、“西方文明是人类文明的主流”等基于人类中心主义、个人主义、利己主义立场上的西方文明中心论的思想,违反了人类文明和而不同、共同进步的基本要求,因此必须高度警惕和坚决摒弃。

  特别要注意的是,要划清学习借鉴西方文明优秀成果与盲目崇拜西方文明的界限。建立在现代资本主义所有制基础之上的西方文明在很多方面曾经居于世界领先地位,并且至今仍在不少方面走在时代发展的前列,是历史发展必然性的体现。同时,近年来美国“占领”运动、英国骚乱等在西方发达国家发生的社会动荡事件也启示我们,市场化、民主化、自由化等被西方认为目前处于世界领先水平的西方文明理论,将会甚至正在随着时代发展而被历史扬弃,因而绝对不会是所谓永恒的、终极的完美状态。

  目前,有些人仍迫不及待地要求融入西方文明主流、回归所谓西方文明正统,就是由于不能以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客观看待西方文明,从而陷入了盲目迷信西方的认识和实践误区。

  还要注意的是,在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背景下,我们要从传统文化和中国革命伟大实践中提炼中华智慧,在借鉴西方文明的基础上建设好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明。因此,我们要实现学习西方优秀文明成果与发扬中华民族优秀文明传统的统一。

  具体地说,就是将西方资本主义文明在符合人类文明进步趋势方面取得的经验融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明建设的实践之中;要坚持以我为主、为我所用,以民族文化为主体、吸收外来有益文化,积极吸收各国优秀文明成果,参与国际竞争、形成特色品牌,不断扩大中华文化影响力,将东方文化的和谐精神撒播世界,成为人类不可或缺的精神元素,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的文化开放格局进一步完善。同时,务必始终以实现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为奋斗方向,自觉开辟优越于阶级社会的人类文化崭新阶段。

  此外,要在世界上强化中国的文化属性、文化特征和文化形象,让世界更好地了解中国,在更深、更高、更感性的文化层次认识和把握中国,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和国际影响力,为人类文明进步作更大贡献。

  对中国道路的价值理念要充满自信

  当今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文化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地位和作用更加凸显。价值自信是文明建设的核心和灵魂,没有价值自信,文明建设就无从谈起。

  因此,我们要客观认识到,虽然西方文明中心论对于推动资本主义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历史作用,但在今天却正遭遇前所未有之挑战。

  一方面,诸多经济、政治、社会难题,尤其是贫富分化、社会公正问题成为困扰西方各文明国家的“内忧”。突出表现在,患上高失业、高赤字、高负债“三高综合症”的欧美西方发达国家深陷次贷危机和金融危机泥淖,号称“和平之国”挪威遭遇恐怖袭击,自称“自由民主”的英国陷入窃听门丑闻,在希腊、西班牙、英国、法国、意大利等国更是发生了骚乱、罢工、游行示威、暴力冲突等各种抗议活动。诸多事件表明,西方发达国家社会内部矛盾重重、危机连连,社会动荡不安、充满变数。

  另一方面,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走出了不同于西方文明模式的具有自身特色快速发展道路,这成为西方文明国家的“外患”。尤其是中国逐步摸索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文明发展道路,全方位地在发展经济、民主政治、先进文化、和谐社会、改善民生等方面取得了巨大成绩,为人类展示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与发展道路。就连曾经极力鼓吹“资本主义是人类历史终结者”的弗朗西斯·福山也不得不低头承认:随着中国崛起,证明西方自由民主可能并非人类历史进化的终点。由此可见,中国等新兴国家通过自身的文明实践,重新界定了文明的基本内涵和价值取向,从而在事实上对西方文明中心论进行了证伪。

  历史唯物主义昭示我们,社会主义文明不是观念形态的产物,而应该是人类有史以来文明发展的高级阶段,是比资本主义文明更高一级的文明阶段。当前,中国共产党在90多年的奋斗中形成了独特的五大优势——“理论优势、政治优势、组织优势、制度优势和密切联系群众优势”,在世界政党中独树一帜。同时,中国已经建立了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根本政治制度,提供了实现社会主义文明新阶段的现实基础和可能。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中华文明是中国人民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人类文明的伟大创造,不仅在多个层面推进了人类文明的进步发展,而且为人类文明做出了独特的贡献。

  因此,我们要清醒认识到西方文明中心论已经式微、正在被历史抛弃,对中国道路的价值理念要充满自信。要在继续坚持、巩固和完善这一经济和政治基础之上,连接人类文明的过去和未来、现实和理想,实现继承西方优秀文明成果与开创人类文明新阶段的统一,争取早日建成成熟完善的社会主义文明。

  同时,我们要在深刻把握历史发展规律的基础上,进一步总结和丰富中国道路、中国模式的时代内涵,让更多人认识到社会主义文明是人类有史以来文明发展的高级阶段,让中国道路、中国模式在不断完善中成为世界上更多国家学习的样板,进一步推动世界社会主义复兴。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奚祺海)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